用居銮的茶和咖啡,来暖你的胃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April 10, 2016 Malaysia-Johor-kluang-rail-coffee

用居銮的茶和咖啡,来暖你的胃

很多居銮人一回到家乡,肠胃自动就会自动切换成“居銮模式”,一天下来喝5杯茶是常有的事。

居銮是柔佛州中部的一座小城,这几年来,周末会迎来一些到UK Farm诚兴有机农场KOREF等休閒农场去参观的游客;除此之外,吃吃喝喝还是游居銮必做的大事。

下午3点钟,居銮人都到咖啡店打卡去了。
下午3点钟,居銮人都到咖啡店打卡去了。

喝茶文化和茶点文化
在居銮,光是茶室、咖啡店,按孙福盛编着的《蝠城遗事》书中记载就有超过400间,你可以想像居銮人对于“喝茶”(此“茶”非中国茶,在居銮不管是喝茶或喝咖啡,一般都统称“喝茶”)这等事看得何等重要。君不见任何时间都有茶客到茶餐室、咖啡店、小贩中心去喝茶聊是非、点评国家大事。很多居銮人一回到家乡,肠胃自动就会自动切换成“居銮模式”,一天下来喝5杯茶是常有的事。

居銮真是一座喝茶喝出文化来的小城,这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早在英殖民地时期,英国的下午茶文化便开始在马来西亚扎根,英国的官员除了在家品尝西点,也爱到海南人经营的咖啡店或冰室去喝茶、品茶点。居銮的老字号如火车站、豪华、泉成、陈利成、凤城等除了提供面包和鸡蛋外,还提供各种茶点;跟其他城镇的咖啡店相比,居銮的茶点种类繁多,几乎已形成一股“茶点文化”的氛围。

这所有的老字号当中,又以1938年开始营业的火车站咖啡店(Kluang Rail Coffee)是三大种族都爱光顾的店。跟火车站共用一栋建筑,自然成了当年搭客等车喝茶的首选;这裡是旧时政府部门聚集之地,也造就了许多公务员家庭好几代人都习惯来到这裡在火车的轰轰声中喝茶,吃它有名的炭烤面包、蕉叶椰浆饭等等,现在它早已是一家拥有好几家分店的连锁企业,成了居銮饮食业之光。

电视机牌乃居銮的老字号咖啡品牌。
电视机牌乃居銮的老字号咖啡品牌。

养一个时代的咖啡
虽说喝茶,居銮种植咖啡和生产咖啡粉的历史也很悠久。60年代,巴罗(Paloh)和占美(Chamek)两个小乡镇是全国重要的咖啡产区,连同居銮周边的小乡村如沙翁(Sayong)等在内,当年的居銮咖啡版图不容小觑;加上居銮的老字号咖啡品牌如电视机牌、美中美等也拥有久远的历史。

如今你如果到巴罗,当年“咖啡大王”何贵的儿子何坤光和已故的孙子何志强,在家乡开设了一家以卖自家种植、烘焙的咖啡为主的现代咖啡馆——庭苑咖啡馆(The Garden Café Recipe)。不忙的时候,何家也会带入住同时设有民宿的庭苑的客人到火车铁轨旁去寻找果子狸排泻出来的咖啡豆,这种野生动物排出来的粪便残余,就是咖啡爱好者口中高价的“猫屎咖啡”(Kopi Luwak);只是这几年许多无良商家为了牟利而强行对麝香猫(人类一开始先从这种猫科动物的排泻物发现“猫屎咖啡”)灌食,野生果子狸代谢出来的“猫屎咖啡”反而成了有良心的新贵产品,结果不起眼的巴罗今天成了咖啡爱好者寻觅上等咖啡豆的圣地之一。

庭苑是藏身在巴罗的家庭式咖啡馆。 虽然座落在新村,庭苑的装潢可一点都不马虎。
庭苑是藏身在巴罗的家庭式咖啡馆。 虽然座落在新村,庭苑的装潢可一点都不马虎。
果子狸吃进肚子里再排出来的咖啡豆,最终成为老饕口中的高价咖啡。
果子狸吃进肚子里再排出来的咖啡豆,最终成为老饕口中的高价咖啡。

跟居銮大部分的茶室、咖啡店,以及巴罗何氏家族的咖啡事业等代代相传的例子相比,以贩售芝士蛋糕闻名on the road café 和结合音乐工作坊等元素的 Anke Uke 等新式咖啡馆的设立,也象征了居銮这座城市的喝茶文化,在新时代的土地上绽放出璀灿的花朵。这两家咖啡馆的主人,一个在媒体界浸淫多年,一个是知名音乐人,两家咖啡馆同时是居銮文化活动的重要推手;前者举办过的“文创节”,吸引了上千居銮老乡和外埠的文化爱好者赴会,后者举办过的“居銮在动”音乐周和不定时举办的小型演唱会也都获得好评,两家咖啡馆不仅给居銮注入了新生命,理所当然成了居銮两个重要的文化座标。

以ukelele为主,結合音乐工作坊的新型咖啡馆 Anke Uke。
以ukelele为主,結合音乐工作坊的新型咖啡馆 Anke Uke。
on the road cafe 里有很大面的书墙和温暖人心的芝士蛋糕。
on the road cafe 里有很大面的书墙和温暖人心的芝士蛋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