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娜莱思——比达友长屋巡礼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June 11, 2016 Malaysia_Borneo_Sarawak_kuching_annah_rais_ernest_mural-(1)

阿娜莱伊思——比达友长屋巡礼

在还没有来到阿娜莱伊思长屋(Annah Rais Longhouse)之前,我以为比达友族(Bidayuh)的长屋都该长得像三马丹(Sematan)一带、甘榜贝尔(Kampung Pueh)的Bidayuh Salako长屋一样——十几个家庭同住一屋簷下,拥有共同走廊、交谊厅,只是拥有各自房间;这当然是肤浅之极的想法,原来就算同是比达友长屋,也会因不同分支、地理环境等因素,在外形、结构上有所区别。跟我一样对东马原住民所知甚少的西马人想必不少,来到东马光是从外表别说分辨他们是哪一个原住民分支,就算是判断他们是不是马来人或华人或原住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贫瘠的记忆体最靠不住,只能多看、多听、多接触才能让脑袋升级,“旅行才是最好的验证”,我尊敬的作家詹宏志也说过类似的话,这或许也是大部分旅人的领悟,我在旅途当中的收获常常都受益无穷、刻苦铭心。

屋外的露天长廊,气球是为了庆祝圣诞节而准备的。
屋外的露天长廊,气球是为了庆祝圣诞节而准备的。
长屋的门廊,门口还吊着圣诞装饰。
长屋的门廊,门口还吊着圣诞装饰。

靠近古晋的巴达旺区(Padawan)是比达友族聚集地之一,当中的阿娜莱伊思长屋则是古晋地区保留至今最大、历史最悠久的比达友长屋,分成Kupu Saba、Kupu Terakan、Kupu Sijo三区,个别由无数间小屋并肩相连组成。不同的门面设计展现出叙的面貌跟甘榜贝尔的截然不同,传统的屋内设计都是没有隔间的(现在因社会观念的改变才慢慢有了变化);门口外的走廊更像是各自家庭拥有,只是没有围篱(事实上已有部分架起了简单的围篱)。长屋离地面颇高,沿袭当年抵御外敌的结构设计,长屋中央位置则设有Panggah小屋,屋内的火炉上端的铁笼内置放了几颗人类头颅;虽然有猎人头的旧习,但本性善良的比达友族当年割下的都是犯境敌人的头颅,为了示警用。由于高于地面3至5米,当年的Panggah的另外一个功能是作为御敌的堡垒。

最能代表比达友建筑结构的竹桥
最能代表比达友建筑结构的竹桥

你可以在这个近180年历史,住有八十余户人家,彼此几乎都属于同一支、拥有远近亲戚关系的长屋区,找到第十一、十二代的比达友族;许多家庭早有孩子到城市里读大学或担任高职,许多家庭屋顶也能看到卫星电视的“小耳朵”;即便如此,长屋仍然依遁老祖宗互信互爱的信条,以及保留许多老旧的民族文化及生活方式。用餐的时候,许多家庭会集合在长廊前一起吃饭聊天;许多家庭的门外养有山鸡,并都用细绳系在鸡只的其中一脚上以防脱逃;虽然许多长屋牆面早已换成木板或木条,原始的比达友长屋却都是由竹子打造而成,现在这里的走廊、露天的棚架、地基以及少数桥樑仍以竹子为建材;比达友族从以前到现在都是用竹的专家,许多家庭仍採用竹片作为火种用以煮食,他们爱吃竹笋,也常用竹筒来当成盛载器皿及添加香味的重要元素,例如:竹筒鸡、竹筒饭等,他们还会用竹制成容器、乐器、导水装置,甚至竹雕艺术品等⋯⋯

许多家庭门外都豢养了鸡,只是鸡只的单脚被被系上绳子,难以脱逃。
许多家庭门外都豢养了鸡,只是鸡只的单脚被被系上绳子,难以脱逃。

我去拜访的时候,适逢圣诞节、元旦的长假,一些比达友族都出门去了;据说比达友族近年来也受到华人的影响,习惯到友人家“拜年”。途经9家对外开放的民宿当中的其中一家,发现原来还是座迷你展览馆,主人家Edward Gunui亲切的向我介绍绘于门板上图腾的意义、比达友族使用的器具,包括如何操作设于长屋入口处的大型原始“榨甘蔗机”,一边招待我用甘蔗、野蜜、高山米等酿造的甜米酒以及其他糕点,一边骄傲的跟我分享他祖辈的历史事迹。

阿娜莱伊思的比达友长屋不是景点,是活的古迹,是瞭解比达友族文化最佳的场景;我甚至觉得那是来古晋旅游,最不能错过的景点之一。

你能猜到这个器具的功用吗?
你能猜到这个器具的功用吗?

立陶宛画家恩尼斯在阿娜莱思留下的壁画

立陶宛画家恩尼斯在阿娜莱伊思留下的壁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