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面功夫才是“真”功夫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July 18, 2016 Malaysia-kuala-lumpur-photography-house-(2)

门面功夫才是“真”功夫

谁又规定摄影一定要走夸张路线?一定要画龙点睛?一定要把平庸的景色拍成明信片中的天下绝景才能罢休?

在学摄影的初期或中期,技法常常是连接脑袋和按下快门动作的关键;所以对于拍摄看似平面的建筑物,很多人都会大伤脑筋,懊恼怎么样才能将建筑物拍得更有空间感,甚至是拍得不像建筑物本身──即夸张建筑物的局部,减弱建筑物整体的感观特色。

我个人的领悟是──干脆直接拍摄你所看到的,别管其他──平面就让它平面吧!摄影的人常常需要这种“没什麽大不了”的豁达心态,才能随心所至的拍到好照片。

有时候,经由大自然装点的门面,完全不比人为的差。
有时候,经由大自然装点的门面,完全不比人为的差。

这是我拍照几年后的某一天,才重新发现的惊喜。把平实的事物拍成平实,一点都没有违背摄影的精神;谁又规定摄影一定要走夸张路线?一定要画龙点睛?一定要把平庸的景色拍成明信片中的天下绝景才能罢休?

这几年来,我常带学生在吉隆坡茨厂街的巷弄里钻。有些老房子,经由岁月的洗礼,染就成一副水彩画倩影,一点都不输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老上海身段;对于古迹不遗余力的槟城、马六甲等地,固然可以看到这些景象,马来西亚的其他小镇更遍地都是这些活的文化遗产。

朴素的门面,在小镇或乡村无所不在。
朴素的门面,在小镇或乡村无所不在。

是的!“活”的画面一旦被定格,即使你看不到任何人影,仍然可以感觉到人烟;这些人烟可以是晾晒的衣物、花盆、炊烟、垃圾,或只是当时的光粒子飘散在空气中的氛围。简单而言,诚实的记录当下的生活景象,人烟总藏在视线可及的某处。

岁月的痕迹里捡拾记忆或生活的碎片
岁月的痕迹里捡拾记忆或生活的碎片

我对真实的事物感兴趣的程度大于“摆拍",所以有朝一日出门拍照会追着门、窗等这些生活细节来拍摄,回顾推敲才发现那是迟早的事。事实上,我在七、八年前到尼泊尔旅行期间,便已拍了数量不少的朴实门面照,如今再把感兴趣的题材驳接回来,才发现摄影和人生一样,常常在岁月的隙缝里捡拾记忆或生活的碎片,重新拼贴成另一幅景象。

不修边幅,不见得就没有看头。
不修边幅,不见得就没有看头。

如今每每经过吉隆坡、马六甲的老区,总会揣测百年老屋里住了什么人,偶尔碰上刚好出门的住客,多是外劳或是外来的生意人;遇到老街坊,那是最幸运不过的事了。至于要如何分辨?那些不修边幅却又不至于像宿舍或仓库的老房子,从里面探出头来是老街坊的机率还是很高的。有时候你会发现,因为不刻意装潢,反而更美;那些刻意装点的,便是要用钱才能消费得起的了。

还有另一种门面,可谓是不管任何建筑物,只要不是常出入用的后门,皆是老老实实的一张脸。阳光在牆面的挤压中,在巷子里切割出不同的光影拼图;同一片天空,不同的浮云;同一个仰角,不同的生活细节,便成了不同的景观。

光影拼图切割不一样的古城巷景
光影拼图切割不一样的古城巷景

这些都是旅人常常忽略的美景,举起专业单眼相机咔嚓咔嚓拍照的人不屑一顾的市井画面,但是啊,所谓的美学、品味这些后来一再被捧上时尚神台的标签的发源地,都来自生活──我们轻视的事物,转过身赏我们一巴掌,我们还会鼓掌,那早已不是新鲜事。

像水彩画一样的窗景。
像水彩画一样的窗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