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阿凡达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July 30, 2016 Malaysia_Pahang_mossy-forest-(1)

遇见阿凡达

我清楚记得眼前那位金马伦出生长大的登山导游说这番说时的神情,那也许说了上千次的导览介绍,每一次一定都仍然是揪心的痛。世界各地能找到的苔藓森林几乎都需要长途跋涉才能抵达,包括那些出现在《魔戒》、《阿凡达》电影里的苔藓森林,我们拥有比別人更容易亲近的恩赐,却也不知节制的挥霍我们以为用之不尽的资产。

我是到过很多地方以后才第一次踩在金马伦的土地上的——没错,又是“很多人都去,我偏偏不去”吊起来卖的德性,然后在去了金马伦的几年后复又重游,方才稍微认识到观光茶园、观光菜园、观光花圃、观光夜市、观光景点才有的塞车恶况之外,让人稍微喘一口气的苔藓森林(Mossy Forest)。

苔藓森林地处彭亨和霹雳的交界
苔藓森林地处彭亨和霹雳的交界

这片座落在碧兰璋山(Gunung Brinchang)、占地914公顷的森林,高海拔(2,031米)、高湿度(90%,年雨量2,600毫米)、白天平均温度为摄氏21-24度、夜晚为摄氏6-14度的环境,让青苔、蕨类、地衣、兰花、猪笼草等植物共聚一堂,创造出马来西亚少有的苔藓森林。各种各样的苔藓成了森林里的乔木和灌木的外衣,有者鲜绿,有者朱黄,有者攀高,有者附低,铺天盖地养出一座《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和《阿凡达》(Avatar)的魔幻森林。每天日照时间只有4-6小时的苔藓森林又被称为“云林”,在海拔高度2,500米以下生成的“低云”常来串门子,雾霭腾腾,林木瞬间就变成迷宫、一团浑沌,诗意满盈。

深深浅浅的绿在森林里蔓延开来
深深浅浅的绿在森林里蔓延开来

我在森林入口处架起的150米长步道上欣赏老天爷忘情投入在林木枝干间挥毫,泼墨般留下豪迈奔放的“苔迹”,这是跟1亿3千万年的热带雨林截然不同的风景;偶一抬头惊见树冠拓展出来的版图,不正是以天为幕的水墨画。这电影和诗的国度既是150种苔藓世世代代用8千万年筑建起来的帝国,也是虫蚁蛙蛇鸟和哺乳动物的天堂,奈何“万物之恶灵”人类涉足此地之后,净土曾经一度告急;去年10月,彭亨州的森林局紧急发佈封闭苔藓森林的新闻,预期1年后才会重新开放。幸运的是,半年不到森林局便解除禁令,重新敞开大门,我才能在登山导游的带领下,进入这幽静的国度。

以天为幕作画,惊为天人。
以天为幕作画,惊为天人。

究竟这半年内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需要封闭?“这要从几年前开始说起。刚开放时,很多本地游客进到在这个受到保护的森林里,除了欣赏苔藓森林特別的风景,也随手采下猪笼草或山里的草药,更一路留下许多垃圾,原本柔软如地毯般的苔藓地衣也因为践踏过度而变成泥泞地;为了拯救苔藓森林,森林局只好用关闭的方式来‘养地’。”我清楚记得眼前那位金马伦出生长大的登山导游说这番说时的神情,那也许说了上千次的导览介绍,每一次一定都仍然是揪心的痛。世界各地能找到的苔藓森林几乎都需要长途跋涉才能抵达,包括那些出现在《魔戒》、《阿凡达》电影里的苔藓森林,我们拥有比別人更容易亲近的恩赐,却也不知节制的挥霍我们以为用之不尽的资产。

森林再大,终究敌不过豆子般的格局;苔藓森林的重新开启是否能开启国内游客素质新的篇章,我当然不太乐观但也別无选择的必须乐观。8千万年的生命可以一夕被毁,唯有认识她,瞭解她,欣赏她,珍惜她,守护她,一点一滴,群策群力,经年累月才能挽救这个亿万身家却道德破产的国家。

出来混,总有一天要还;我誓死绝不做败家子,我相信跟我有一样的想法的人,一定不在少数。

所以——我今天还在这里。

轻松的沿着在木造人行道走一圈,就能一窥苔藓森林之美。
轻松的沿着在木造人行道走一圈,就能一窥苔藓森林之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