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之美——矿湖和TT5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April 28, 2017 malaysia_perak_ Tanjung Tualang Tin Dredge No (4)

废弃之美——矿湖和TT5

从前,废弃的事物一般被认为不入眼,这个年代却恰恰相反,新式的咖啡馆、精品酒店多多少少都会摆几件老旧的家具用品杂货作装置,营造一围复古气氛,这也造就了许多原本废弃在家中角落的老物也可以等待新生命的到来;至于那些被时光遗弃的场景也同样有机会重获老天爷关爱,漂亮转身,聚光灯射下,眼前又是一个崭新的舞台。

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课本曾经介绍过开采锡矿的各种方法:沙泵开采法、金山沟、洗琉琅、铁船开采法等,当中的铁船开采法算是最先进的。上个世纪20年代开始,霹雳近打河(Sungai Kinta)流域可说是全马锡矿产量最丰沛的地区,占了锡米总出口的80%;沿着近打河两岸发展起来的“锡都”怡保、华都牙也(Batu Gajah)、督亚冷(Tanjung Tualang)四处都是矿场,而华人采矿公司多用金山沟来采锡,英国公司则多引用铁船开采法。

矿湖展现出废弃之美
矿湖展现出废弃之美

1980年代,锡矿业走到暮日黄昏,造价昂贵、至少重达3千500吨重的铁船也难逃被拆、当废铁变卖的命运。仅存的一艘,如今藏身在华都牙也到督亚冷路上的贞德隆(Chenderong)新村附近的废矿湖里。这艘名为“丹绒督亚冷5号”(Tanjung Tualang Tin Dredge No.5,简称TT5铁船)的铁船,重达5吨;1992年停止操作后转送给霹雳州政府的TT5铁船,后来由私营化管理开放给民众参观,直到去年停止开放以作整修,待明年才会重新让人亲临当年的辉煌历史现场。

从大门可以窥探到铁船的部分结构
从大门可以窥探到铁船的部分结构

我透过关闭的大门往内瞧,只见铁船结构一角便知眼前是个庞然大物;后来上网查看,方知此船长75米、宽35米,深3.8米,加上它的TT5别号,根本就像日本漫画里或科幻电影里沉睡的机器人。跟警卫探听方知入口处左前方不远处的黄泥路可通往废矿湖的背面,是除了立陶宛画家Ernest在怡保Jalan Bijeh Timah画的铁船壁画之外,一探TT5铁船全貌的最佳地点。隔着废矿湖开辟成的养鱼场望着处于休眠状态的TT5,想像锡矿业拥有大好荣景的年代,它每天24小时日夜工作,一天3班,70名员工轮流在它体内操作115个挖斗发出轰轰巨响;累了几十年,眼前TT5在矿湖里睡得酣甜,那些回不去的时光,在我这个今人看来分外璀璨,充满传奇色彩。明年它重新对外开放时,非得进到它的肚子里去瞧个究竟才行。

矿湖边的美丽花树
矿湖边的美丽花树

只能远眺终究不过瘾,幸好附近几座漂亮的矿湖可聊以慰藉,许多湖面岸边水草蔓生,鲜紫色的小花合着水波的节奏轻轻摇摆身躯,煞是好看;老天爷心情好的时候,湖面上倒映着蓝天白云,水波不兴,安静得只听得到鸟振翅的声音。而事实上,贞德隆新村附近拥有的矿湖数目惊人,好些已经改建成养鱼场、养鸭场;我恰好碰上日落时分开着车从那里回太平娘家,橘红色的太阳一会儿落入水面,一会儿又蹦回天际线,实在是令人陶醉的风景。

水天一色的矿湖
水天一色的矿湖

后来跟见多识广的岳父大人提起这一趟旅行,他才爆料说据闻还有一艘废弃的铁船还藏在一座私人的油棕园里⋯⋯怎么越听越像机器人电影为了拍续集而埋下的伏笔似的——TT5明年才要苏醒,沉睡了更久的另一头怪物TT4会不会也蓄势待发? ——还没看第一集,我就已经在期待续集了。

从另一个角度欣赏铁船的英姿
从另一个角度欣赏铁船的英姿

Tagged 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