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鼻猴的家园 近在咫尺的生态教室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August 15, 2017 Malaysia_Sabah_Labuk_Bay_Proboscis_Monkey-(4)

长鼻猴的家园 近在咫尺的生态教室

我曾在沙巴的仙本那(Semporna)乘坐小船到红树林地区去探访长鼻猴,经验老到的船伕载我们到它们经常出没的区域,羞涩的野生长鼻猴躲在红树林深处,远远的观察这群身穿华服闯入它们世界的灵长类。我当然理解参加野生动物生态之旅,跟动物保持距离是重要守则,心底终究还是对无法看清长鼻猴的面容留有遗憾;直到最近在山打根的拉布湾(Labuk Bay),第一次跟野生长鼻猴打照面,才真正见识到这些只有在婆罗洲出没的保育动物是多么的气质出众。

长鼻猴气质优雅,长得非常好看。
长鼻猴气质优雅,长得非常好看。

拉布湾原本就被红树林覆盖,后来在开辟成油棕园的过程中发现原来这里是长鼻猴、银叶猴的家乡,于是把剩余的红树林保留下来,慢慢发展成今天的保护区。游客在早午各两个时段,可以在喂食区的平台近距离见到长鼻猴的身影。

游客可以在喂食区近距离见到成群结队的长鼻猴
游客可以在喂食区近距离见到成群结队的长鼻猴

拖着长尾巴,顶着大肚子,脸上挂着大鼻子,一身米黄毛色的长鼻猴,是婆罗洲特有的物种,这种傍水而居的濒危动物最常在湿地、森林河畔1公里范围内生活;除了印尼的加里曼丹、汶莱,沙巴山打根的拉布湾、亚庇附近的威士顿湿地(Weston Wetland)、克里亚斯湿地(Klias Wetland)、古打毛律的卡瓦卡瓦湿地(Kawa Kawa Wetland);砂拉越古晋湿地国家公园(Kuching Wetland National Park)、周边的峇哥国家公园(Bako National Park)、林梦的林巴奇湿地(Limpaki Wetland)等,都是观察长鼻猴的最佳场景。

长鼻猴是体型最大的猴子之一,却有一双迷人的小眼睛,尤其是鼻子相对更大、更长的雄性长鼻猴闭起眼睛时的模样,流露出绅士般的气质;虽然看起来比其他猴子更沉稳内敛,在抵御猎食者、被激怒或为了阻吓其他雄猴“抢老婆”时气势凌人,大鼻子产生的回音效果会制造出有别于其他猴子更大的声响。长鼻猴的社群采一夫多妻制,雄性幼猴一两岁时便离开家庭加入“单身公猴青年俱乐部”,直到雄猴性成熟后才离开“俱乐部”去找寻伴侣,成立家庭,或至击退另一只雄猴,直接霸占整个家庭为止。雄猴在找伴侣时会对雌猴“抛媚眼”,张嘴挺鼻露出跨张的表情和声音,一旦雌猴有回应才算“追求成功”。

雄的长鼻猴是“大鼻子情圣”,已成家的长鼻猴都是妻妾成群。
雄的长鼻猴是“大鼻子情圣”,已成家的长鼻猴都是妻妾成群。

虽为猴,长鼻猴却不吃水果,因为水果的糖分会导致它们腹部胀气,甚至导致死亡;长鼻猴的主食是红树的叶子,这些叶子一般都有毒性,但幸好它们是目前唯一发现会反刍的猴子(跟牛、羊等反刍动物类似),吃进肚子里的树叶的毒性会因为反刍而减弱。虽然如此,红树叶子内的激素却会让雄猴的生殖器长时间维持在勃起状态,这种“副作用”也不幸的成为超越砍伐森林、农业、林火之外,长鼻猴濒临绝种的最大危机。

工作人员用黄瓜、长豆等来喂食长鼻猴
工作人员用黄瓜、长豆等来喂食长鼻猴

今年大马旅游年的吉祥物是长鼻猴,年关将至,如果你对长鼻猴一无所知,或许可以到山打根走一趟。山打根是我国生态旅游的重镇,1亿3千万年的热带雨林和周围的红树林里住了马来熊、人猿、长鼻猴等保育动物,比起搭长途飞机,舟车劳顿到非洲的雨林、大草原去看野生动物,而且还未必如愿见到庐山真面;山打根西必洛(Sepilok)一带生态旅游区的雨林都是毫不费力就能见到野生物种的绝佳生态教室。喜爱生态旅行的西方游客,早已把西必洛视为一辈子必游之地,我周围的朋友当中去过山打根的人少之又少,你会是其中之一吗?

保育区内也能见到为数不少的银叶猴
保育区内也能见到为数不少的银叶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