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山打根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August 31, 2017 malaysia_sabah_sandakan heritage trail

陈年山打根

我在航空杂志读到赖景恒为山打根设计的古迹导览路线,没想到不久后便有缘认识赖先生,由他亲自带我走一遭。透过双脚认识山打根,把我对“小香港”的印象再推前几十年,这个由占美清真寺(Masjid Jamik)、威廉帕莱耶纪念碑(William Pryer Monument)、“百步梯” 、艾格尼丝・凯斯故居(Agnes Keith’s House)、老阶梯遗址、观音庙、圣迈可教堂(St. Michael’s and All Angel Church)、三圣宫、马来西亚喷泉、游客服务中心和山打根古迹博物馆组成的古迹导览路线,诉说山打根自1879年6月21日开埠以来,前人在山打根留下的11道历史印记。

百年历史的占美清真寺
百年历史的占美清真寺

1884年,英国人把山打根立为当时北婆罗洲的首府,并在20世纪初比亚洲的许多的地方率先有了电话、汽车、高尔夫球场等,成为当年亚洲的先进城市之一。如今,开埠者威廉帕莱耶的纪念碑,连同当年英联邦特许公司官员的纪念碑、解放纪念碑、二战抗日纪念碑等,立在市议会广场(Dataran MPS)上,山打根诚实、勇敢的面对、记录下这座海港城市的美丽与哀愁的精神,很值得国内其他城市的效仿。

矗立在广场上的威廉帕莱耶纪念碑
矗立在广场上的威廉帕莱耶纪念碑

不起眼的“百步梯”,是当年中国移民将山坡上种植的农场品带往山下市场败售的一条“商道”,也是跟当地社群建立友好关系的大血脉;英殖民地政府来了之后,拾级而上来到可以一览山打根市景的山顶上建立官邸、家园。如今游客仍然可沿着“百步梯”抵达山顶,或者在山上的英式庭园餐厅一边喝下午茶,一边饱览美景;也能一窥因书写《风下之乡》(Land Below the Wind)而闻名于世的美国作家艾格尼丝・凯斯的故居。记者出身的艾格尼丝当年跟夫婿来到沙巴,1934年至1942年在这里落脚,并将沙巴的所见所闻投给美国《大西洋月刊》,1939年《风下之乡》付梓,打败600个竞争者成为非文学类书籍的年度首选,沙巴从此为世人所知;走进英式风格的木屋,仿佛能够感受到艾格尼丝当年在书案奋笔疾书,急欲把所体验的异国情调和风土民情跟西方世界读者分享的心情。艾格尼丝的故居内还有一个亮点,即是一本记录发生在屋内的灵异故事的笔记本;话虽如此,典雅舒适、保养得宜的小木屋倒是没有给人丝毫阴森的感觉。

“百步梯”是旧时山打根的重要“商道”
“百步梯”是旧时山打根的重要“商道”
《风下之乡》作者艾格尼丝・凯斯的故居
《风下之乡》作者艾格尼丝・凯斯的故居

另一座位居艾尔顿山(Elton Hill)上、创建于1888年的圣迈可教堂,则是另一个英殖民地政府留下的珍贵文化遗产,这座哥德式建筑是沙巴少数的石头建筑,当年靠囚犯以人工的方式将巨石搬运、打造而成;庄严肃穆的教堂内,墙上的马赛克玻璃逆着光诉说基督教的故事,美得教人不忍转移视线。

位居艾尔顿山上的圣迈可教堂四周弥漫欧洲小镇风情
位居艾尔顿山上的圣迈可教堂四周弥漫欧洲小镇风情
色彩斑斓的玻璃窗图腾
色彩斑斓的玻璃窗图腾

古迹导览路线的另一个重点,则是低调藏身在古迹博物馆内的《马汀和欧莎约翰逊特展》。马汀约翰逊(Martin Johnson)和夫人(Osa)是上个世纪知名的自然学者和纪录片工作者,热带研究野生动物和人类学,出版过著作《20世纪上半叶》。约翰逊夫妇更是开着船屋或小飞机到全世界旅行的探险家,分别在1920年和1935年来过婆罗洲,他们跟当地土著交朋友,长时间在热带雨林里探索,记录许多对西方人言大开眼界的新事物,并将一些动物送回美国供人参观,为了照顾这些动物,他们还专程雇当地的土著同行。这些由美国借来展览的照片、文件,诉说上个世纪外国人眼中的沙巴,也让我们看见一个美好时代的光辉,这无疑是我近年来看过最有趣也最可悲(无人欣赏)的展览。

鲜少受人瞩目但可看性十足的《马汀和欧莎约翰逊特展》,藏在山打根古迹博物馆内。
鲜少受人瞩目但可看性十足的《马汀和欧莎约翰逊特展》,藏在山打根古迹博物馆内。

赖景恒以及团队花了很多时间把山打根的历史故事一一挖掘出来,再把那些躲在城市光鲜外表后面的古迹重现在世人眼前;如果每座城镇都有像他一样的“讲古佬”,把自己家乡的精华串连成一部没有冷场的电影,每一座陈年城镇,终有机会酿成一坛老酒,让人细细品味。

那该有多好。

山打根市区的许多角落,仍然有“小香港”的影子。
山打根市区的许多角落,仍然有“小香港”的影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