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村之旅——打开原住民文化视野的窗口(下)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September 13, 2016 malaysia_sabah_borneo_mari-mari-cultural-village-lundayeh

文化村之旅——打开原住民文化视野的窗口(下)

参访过杜顺族和龙古斯族的房舍之后,我们进入伦达耶族(Lundayeh)的住屋。伦达耶族依河而居,男人多为渔夫和猎人,生活环境因素让鳄鱼被伦达耶族视为圣兽,他们会在身上纹上鳄鱼图腾,并相信这样便能避免被鳄鱼攻击;事实上,他们的住房外设有巨大的鳄鱼外形祭坛用以祭拜鳄鱼,跟其他原住民的猎人头习俗相似,“鳄鱼”头部挂有头颅以阻吓敌人来犯。避免敌人侵入的方法还包括住家可以被抬升、移动、有缝隙的屋顶,除了供採光、通风之用,也供防卫时躲在屋内用吹箭攻击敌人用。伦达耶族擅长用菠萝蜜树皮搓成细绳,并藉以编製成手绳饰物或可以挡吹箭的防护衣。

伦达耶族用菠萝蜜树树皮编成细绳,用作织衣之用。
伦达耶族用菠萝蜜树树皮编成细绳,用作织衣之用。
伦达耶族住家的屋顶可以被移开,用作採光、透风之用。
伦达耶族住家的屋顶可以被移开,用作採光、透风之用。

第四间原住民住房属于巴夭族(Bajau)。巴夭族分为两大支,即陆巴夭族(Land Bajau)和海巴夭族(Sea Bajau);前者自200年前上岸定居后演变成擅长制刀和骑小马(pony)的“东方牛仔”,后者如今已是全世界最后一支在海上流浪的“海上吉普赛”。这些自祖辈已经在海上活动1800年的民族,有者曾是海盗,有者则是海上贸易的商贾,跟中国、印度、阿拉伯、波斯等地区的船队有过接触,用香料换取了丝绸、锣,甚至黄金,因此巴夭族或许算得上是原住民当中最富裕的。文化村的巴夭族住屋内陈列的婚礼新人座台跟马来人的极为相似,旁边也可见甘美兰(Gamelan,沙巴称为Kulintangan)等乐器,此外,许多角落可见巴夭族崇敬的三角形标志;对巴夭族而言,三角形代表了团结互助。高架离地的屋子地板为镂空设计,供巴夭族可以随时看顾自己的马只或船只。屋子内还能见到鲎(又名“马蹄蟹”,是恐龙还未出现前就已经生活在地球的古老生物)的驱体,那是巴夭族的食物与药物之一;游客则品尝了巴夭族的三角形网饼(kuih jala)以及香兰汁(pandan juice),后者喝起来就跟汤圆的姜汤没两样。

巴夭族婚席时,新郎、新娘的座位摆设与装饰。
巴夭族婚席时,新郎、新娘的座位摆设与装饰。
巴夭族日常使用的器用
巴夭族日常使用的器用

最后一间拜访的是毛律族(Murut)的住房。毛律族是天生的战士,更是沙巴“猎人头族”的代表;毛律男孩步入16岁就要开始猎人头,否则他就只能永远当个长不大的男孩。想要娶妻也是no head no talk,寻常人家的父母一般会要求一两颗骷髅头作为聘礼,地位崇高的家庭则会要求更多。为了夺取人头,男人必须找另一个男人决战,胜者为王;反之,婚事不成,便成了丧事。毛律族树敌甚多,但从来不砍小孩、女人、老人和同村子男人的头颅。沙巴的猎人头习俗在英国人来后才正式走入历史,有趣的是,比起我国的其他州属,沙巴历史上鲜少被侵略也跟恶名昭彰的猎人头习俗有关;当年满者伯夷(Majapahit)侵略者第一次攻打沙巴后不久完全无声无息,满者伯夷国王遂派人查探,发现所有士兵都被砍去的人头,于是再也不敢入侵。猎人头习俗沉入历史长河,毛律人的吹箭技术却流传下来,我们在毛律族的长屋外,尝试用口将箭吹射向标靶。

毛律族长屋内进行的互动游戏
毛律族长屋内进行的互动游戏

文化村的游览行程以文化表演和自助餐作为句点,这种结合各种互动体验和精彩解说的导览活动无疑勾起我这种深度旅者对沙巴原住民更多的好奇和想像;如果你跟我一样对马来西亚的原住民不甚瞭解,下回有机会来亚庇,不妨把文化村列入行程当中。

文化村内的文化表演
文化村内的文化表演

Mari Mari Cultural Village
地址:Inanam, Kota Kinabalu, Sabah.
导览行程:一天三次,10am、2pm、6pm
询问电话:+6013-881 492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