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村之旅——打开原住民文化视野的窗口(上)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September 11, 2016 文化村内的文化表演

文化村之旅——打开原住民文化视野的窗口(上)

我从前对文化村不以为然,确实是因为偏见造成的无知,到访了亚庇市郊的Mari Mari文化村,让我大开眼界,也从此对文化村有了不同的理解。并非所有人都有机会深入到原住民部落或住家去发掘他们的文化,不得其门而入者,到文化村走一趟藉此瞭解不同原住民的生活习俗,不失为一个快速消化的好方法;此外,文化村也起了宣扬原住民文化,回馈原住民社区的作用。文化村之旅除了可以见识到杜顺族(Dusun)、龙古斯族(Rungus)、伦达耶族(Lundayeh)、巴夭族(Bajau)和毛律族(Murut)的房舍原型,也能透过美食、游戏等各种体验活动,加深对这五大原住民的瞭解。

透过品尝原住民美食来瞭解他们的饮食文化
透过品尝原住民美食来瞭解他们的饮食文化

杜顺族居住在竹造房子里,因此他们的房舍也被称为“竹屋”。门口处另设有离地高高架起的米仓(Tangkob),一般家庭拥有一、两个米仓,米仓的数量同时也是财富的象征,米仓内的樑上悬吊人类或动物的头颅骨,用来阻吓敌人偷取粮食;原住民导游解释说,“杜顺族从前虽然也猎人头,但只对来犯就擒的敌人下手,如果没有敌人来犯,米仓的横樑上便会以动物头颅骨取代。”杜顺族家为多代同堂,家中除了父母、祖父母有各自房间,家中余者只有妙龄未嫁的女儿另有房间;为了保护女儿,女儿的小房架置在较高处,另备梯子上下,待女儿入睡后,梯子则收起以彷外人侵入骚扰。

杜顺族跟许多原住民一样都是酿酒高手(已改信伊斯兰教的杜顺族则不碰酒),他们10岁开始喝酒,好酒的杜顺族可以从早喝到晚。我在文化村里小啜用传统酿酒技术、花3个月或更久时间酿造出来的米酒,一种较温和,一种带辛辣、入口如清酒,两种都用切段的竹筒盛装;昏黄的灯光下,两杯米酒下肚,佐以杜顺族烹调的竹筒鸡,放松的人们似乎更融入原住民的生活氛围里了。杜顺族用竹历史渊远流长同时懂得防范于未然,竹造厨房的灶火用石头堆围起,阻隔了祝融登门的机会,火源上方高处放置烟燻的食材,甚至用作储存、久放食物的方法。

杜顺族女人的传统服饰当中,无袖代表的是单身未女嫁的女子。
杜顺族女人的传统服饰当中,无袖代表的是单身未女嫁的女子。
杜顺族村子外的小茅舍,悬吊着敌人的头颅以阻吓敌人继续来犯。
杜顺族村子外的小茅舍,悬吊着敌人的头颅以阻吓敌人继续来犯。
杜顺族的酿酒器具和材料
杜顺族的酿酒器具和材料

半小时后我们进入龙古斯族(Rungus)族的长屋(Long House),跟杜顺族竹屋最大的差别是,龙古斯族长屋里住的是整个村子的人,房间才是家庭的单位;村子的入口在长屋两侧,村长家居中。在龙古斯族聚居的古达(Kudat),长屋可达2公里,意即你若想拜访村长,不管从哪一个入口进入长屋都要步行1公里方可抵达村长家。长屋中间另有一道门,设计用来供逝去的灵穿越,活人要是不小心进入便被视为不吉利且冒犯的行径。

文化村还能见识到龙古斯族用竹起火的技能,一般上男人负责狩猎,女人在家做饭,当然都是起火高手,如今文化村里则由年轻的龙古斯村男子代劳。男子将直剖成半的竹筒半圆的一边向上,并在其上用刀划出一道切口,竹筒下方铺了削成屑丝的竹皮,然后再用削成细枝的竹在切口上方作前后拉锯的动作产生火花“锯竹取火”。龙古斯族长屋的另一项体验活动是品尝嚐一种无针蜜蜂(kelulut)的蜂蜜,不像外头添加糖分的一味死甜,带着微酸的蜂蜜一入口就散发着诱人清香⋯⋯

龙古斯族利用竹子、竹丝作为生火工具。
龙古斯族利用竹子、竹丝作为生火工具。
龙古斯族长屋,每一间房间代表一个家庭,这是其中一个家庭的内部陈设。
龙古斯族长屋,每一间房间代表一个家庭,这是其中一个家庭的内部陈设。
龙古斯族的笙乐器
龙古斯族的笙乐器

我在许多地方也曾参观过原住民村落,但因为没有导游引路,只能瞎子摸象,少了学习的乐趣;走访了前面两间原住民住所已打开我对沙巴原住民文化的视野,视、听、闻、触、尝等五感体验,诱发我对原住民文化的求知欲,不必说都已经可以确定这是一趟超值的旅程。

注:2015年2月,沙巴政府提呈给联邦政府的最新原住民统计数据当中,记录了沙巴已知的42个原住民族群和200个原住民族群的分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