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梨生在黄梨园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January 13, 2017 malaysia_johor_parit_sitkom_pineapple_farm

黄梨生在黄梨园

笨珍是黄梨的故乡,拥有全马最壮观的黄梨园,你甚至可以在笨珍各地见到硕大的黄梨如皇冠般大喇喇的立在交通圈等地标上;最了不起的,莫过于还开设了一座黄梨博物馆。

如果你是一个观光客,或许会想要以硕大的黄梨作背景,挤出各种可爱的表情,摆出逗趣的动作,拍张到此一游的照片;如果你是一个求知欲强盛的旅客,应该就会对黄梨博物馆抱以莫大的好奇心……

处处可见黄梨的踪迹
处处可见黄梨的踪迹

我去参观的当天,博物馆里空无一人,整个展馆的照明程度不禁让人联想到欠了电费没缴的窘境;展示的方式完全无法激起访客的任何兴趣;导览说明毫不生动;许多照片模糊泛黄如熟坏的黄梨;其中,黄梨产品的展区散发出浓浓的霉味;许多黄梨罐头已经绣得像被遗弃了一个世纪之久;我在游览的途中还被蚊子叮了几个包;馆外的种植展区步道规划不良……如果黄梨博物馆是个噱头,那我只能很抱歉的说:噱头,止于智者!

博物馆内展示黄梨收割工人的装扮。
博物馆内展示黄梨收割工人的装扮。

差点忘了提,唯一让我眼前一亮的,是两件用黄梨叶制成的衣裳。这种采用只能在菲律宾威莎扬岛(Visayan Island)西部发现的野生黄梨叶制成人造丝的技术,早在18世纪就已经出现。制作过程繁复辛苦,首先必须费力的将会刺伤人的黄梨叶抽剥成丝线状,再利用一种竹造织布机将丝线编织成26-28吋宽的布,想要打造一块长1码的黄梨布,就需要靠一个妇人连续工作1星期,每天辛勤编织10小时才能完成;可想而知,这在当时只有家境富裕的生意人和政治人物打能负担得起这样的穿着打扮。用这种布织出来的服饰,只要保存得当,可以收藏超过100年,因此一些被制成婚纱礼服的,最终都作为传家宝承袭给后代(以上的一切文字描述,如果可以将工序图样化、立体化来呈现,不是更好吗?)。

用黄梨叶制成的黄梨衣,可以说是整个博物馆最有看头的展示品。
用黄梨叶制成的黄梨衣,可以说是整个博物馆最有看头的展示品。

尽管有这压箱宝,我还是觉得这博物馆应该被列入《健力士纪录》之“最应该检讨改进的博物馆”名录内。如果你愿意涂上防晒油,走一段路,我还是建议你直接到巴力西贡(Parit Sikom)等地的黄梨园去看在太阳底下长得壮壮的黄梨更有意思;我认识的一位有心思的黄梨园主,还在园区内豢养菜园鸡,甚或设置养蜂场;还会在周末或学校假期时,带学生到黄梨园去体验“农家乐”,经由各种活泼生动的解说和互动游戏去认识我们国家的农业生态……比起室内的,这个活生生的室外黄梨博物馆有意思多了。

参观黄梨园,也可以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参观黄梨园,也可以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根据黄梨博物馆的资料,马来西亚是全世界排名第十三的黄梨生产国。
根据黄梨博物馆的资料,马来西亚是全世界排名第十三的黄梨生产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