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德罗湖的午后时光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October 29, 2016 malaysia_perak_lenggong_tasik_chenderoh-kampung-durau

贞德罗湖的午后时光

去过雾镜潭(Tasik Raban)几回,对中央山脉(Banjaran Titiwangsa)和青星山脉(Banjarang Bintang Hijau)圈围起来的这片湖光山色留下极好的印象。后来再访,终于有时间跟着船夫往另一边厢的贞德罗湖(Tasik Chenderoh)探索,才发现另有乾坤。由雾镜潭湖滨公园小码头出发,穿过Jambatan Raja Dr. Nazrin Shah这座跨河大桥后,湖面上即出现几座渔排,登上渔排,嘴馋的鱼群跟着访客的身影汇成一道道粉红色的彩迹,伸手捉了一把饲料往水里扔,哗啦一声形成一圈同心圆;同行的友人依样画葫芦,哗啦声此起彼落,屡试不爽。

成千上万的鱼挤在渔排里汇成粉红色的彩迹
成千上万的鱼挤在渔排里汇成粉红色的彩迹

船只沿着蔓生的水生植物夹道欢迎的水道间穿梭,不久后正式进入跟霹雳河相通的贞德罗湖,相对清澈丶静止的雾镜潭和浑浊丶流动的贞德罗湖在相连处泾渭分明。由雾镜潭一路延伸过来的绿意在水道边滋长,仔细瞧还能见到水生植物丛里的树梢;偶尔绕过伸出水面丶孤伶伶的树干,才让人忆起水底藏了一座热带雨林。

复杂丶多支的水道,时而宽敞时而狭窄,船只吃水的深度不一,有些水道含沙量大,船夫甚至连乘客还得跳下水推船才能继续行程。两岸风情除了绿意还有依水而建的乡村,Kampung Beng丶Kampung Beng Dalam丶Kampung Durian Lubuk丶Kampung Dusun丶Kampung Sekolah丶Kampung Durau丶Kampung Batu Ring等;这些马来甘榜并非水乡,只是当年建村时并没有完整的公路系统,相较于蜿蜓的山路,水路反倒方便许多,所以每一座乡村几乎都设有小码头,小船成了重要的交通工具,即便到了今天,往返于湖乡之间,搭船还比开车丶骑摩哆来得快。

长在水面上的“水含羞草”是一种草药,人手碰到也一样会阖起来。
长在水面上的“水含羞草”是一种草药,人手碰到也一样会阖起来。

小码头边多有婆娑椰影相伴,紧邻的是顺着地势而建的房舍;这些远离城镇的乡村,仍然可以见到不少传统的木造高脚屋;我们登陆当中的Kampung Beng,一间荒置却散发古朴美的高脚屋很快就吸引我的目光,这种逐渐凋零的风景仍然是我在国土上见过最美的风景之一。在乡村里钻了一小圈,许多人家大开门户,路过的村民脸上也一律挂着笑脸,想必是一处濡养性情之地。

Kampung Beng美丽的老旧高脚屋
Kampung Beng美丽的老旧高脚屋

回程时碰上一对拎了钓竿出航的父子,看小船划出水痕往浩渺烟波而去,可以预见是一段舒坦的旅程。我们则另取他道巡游,只见其他乡村有些设有木桥连接湖边的房舍,有些设有登山步道可抵瀑布戏水(例如Kampung Batu Ring有Lata Tok Muda),有些有民宿可居;一些水道边停有小船,钓客耐心守候,期盼为晚上餐桌多加几道菜;几只低飞的水鸟划过水面;几处岸边可见水蜥蜴优雅的身影;午后的悠闲时光才正要开始呢⋯⋯

山湖山治成一幅美景
山湖山治成一幅美景
依水而建的Kampung Durau
依水而建的Kampung Dura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