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沙的光辉岁月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October 28, 2016 malaysia_perak_kuala_kangsar_malay_college-1

江沙的光辉岁月

比起首府怡保,霹雳皇城江沙(Kuala Kangsar)的节奏显然更慢一些;在弥漫皇室气氛的皇家山下到平地,到处可以感受到空气中的老时光。

皇家山山脚下丶77岁的老钟楼立於交通要塞,俨然已是江沙的地标;反倒是另一个年纪更大一些的自然遗产常常被忽略——139岁的老橡胶树,那是马来西亚橡胶树的鼻祖。1877年,英国人H.N.Ridley把橡胶种子引进马来西亚,种出第一批共9棵橡胶树,如今只剩下唯一的一棵低调藏身在市中心一处极不起眼的十字路口;它跟任何一棵行道树没有两样,你就算刻意去找,还是很容易跟它擦身而过却不自知。老橡树落户在鼎鼎大名的江沙马来书院(Kuala Kangsar Malay College)附近,待你终於找到它的踪迹,才会发现老树的旁边也可以见到胶杯丶当年制作胶片的手动老机器等等,同样低调的藏在树身後不起眼的角落。

全马第一棵橡胶树落户在江沙
全马第一棵橡胶树落户在江沙

老橡树的“老邻居”丶被喻为“马来精英与权贵的摇篮”的江沙马来书院,曾经培育许多皇室成员丶贵族子弟丶政商名流,包括好几任的前首相。106年的老学院,也是全马最早的寄宿学校,我前一阵子有幸进到校园内参观,已然不再是贵族学校的宿舍跟其他学校的宿舍没有两样;学生回家度假後,走道旁的吊满了晾晒的衣物和想必因为赶着回家而显得有些凌乱的鞋子,那是再生活化丶再亲民不过的画面。校园倒是依然散发出一股低调却绝对压场的气势——全白校舍丶采光极好的超大玻璃窗户丶广阔豪迈的操场丶绿茵边成排的老树相匹配的石凳子,我几乎可以想像到当年的皇室和贵族子弟在这里度过青春岁月是多么幸福的奢侈时光;倒是这些学生天天浸淫在英殖民地遗风下的百年校园里,不知道会否有荣誉感。

马来书院的校徽和它背后的绿茵
马来书院的校徽和它背后的绿茵
充满欧洲风情的马来书院宿舍主楼
充满欧洲风情的马来书院宿舍主楼

马来书院对面还有另一个“老街坊”,一座被时光遗弃的塔——Pavilion Square Tower。走进看起来潦倒的塔细细欣赏,你才发现它沧桑的外表下流着古典的马来贵族血液。1930年Sultan Iskandar Shah把许多马来传统的对称几何图形细节,透过工匠镂云裁月的功夫,打造出後来被喻为“马来西亚宝塔”(Pagoda of Malaysia)的Pavilion Square Tower,供皇亲国戚在这里眺望附近草场上的马球赛。如今虽然已不能登高望远,但几所历史悠久的学院和不少英殖民地风格的建筑簇拥下,Pavilion Square Tower散发出来的贵族气息,还是让人肃然起敬。

当年的皇室夫人便是登上这个高塔欣赏附近的马球赛
当年的皇室夫人便是登上这个高塔欣赏附近的马球赛
高塔的内部细节
高塔的内部细节

相对首府的发展,马来西亚的9座皇城几乎都拥有这种低调的古典气息。想要感受霹雳皇城的魅力,最好的方法是用相对慢的节奏去靠近它,或许你就能在这些孕育它的老建筑丶老气氛里找出那一条遗落的时光隧道,看见曾经的光辉岁月。

Tagged 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