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伦新村里的深夜食堂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November 2, 2016 malaysia_perak_jerlun_izakaya_japanese_food-1

瑶伦新村里的深夜食堂

前几年我周遭的朋友都在追看日本人气漫画《深夜食堂》时,Kamo说要带我去见识马来西亚版的“深夜食堂”。於是某一天晚上我们从“容县七号”出发,穿过霹雳江沙的大街,来到早已呈现一副懒洋洋姿态的瑶伦新村(Kg Baru Jerlun),最后在规模不大的巴刹一家悬挂大红灯笼的居酒屋前停下来。

很有日本居酒屋感觉的“天下为食”
很有日本居酒屋感觉的“天下为食”

我因为钟情於日本居酒屋,也曾经在日本受过居酒屋老板的恩惠,当下便萌生好感。宁静的新村夜晚,“天下为食”笼罩着一种不言而喻的“深夜食堂”氛围,很难不让人联想,当天晚上会上演哪个食客的故事——是喜欢吃小香肠的黑道大哥阿龙吗?是老是减肥不成功的真由美吗?是总是三人同行的“茶泡饭姐妹”吗?到后来老板翁国雄当然成了整个晚上唯一的主角,我们很难不对他把日本居酒屋开在这个偏远的新村感到好奇,很难理解他为什么要在食肆旁建一个高级流动厕所,好奇他的好手艺来自何方⋯⋯

有谁会料到菜市场摊位竟然可以打造这样一家日本料理店呢
有谁会料到菜市场摊位竟然可以打造这样一家日本料理店呢

对於排山倒海的问题,他就像高人般指了指远方黑漆漆的山峦处,“你看见山上一闪一闪的光吗?我就是那道光啊!所有的人都到城市发展, 我就是想在自己成长的新村里开居酒屋,我就是想让只听过日本料理却没有吃过的村民有机会吃到日本料理。”当夜幕低垂,他在东京5年学回来的好手艺就会化成寿司丶生鱼片丶凉面丶角煮肉丶和牛等日本料理,在这个山旮旯地方暖一村子的胃。

让新村村民也有机会领略日本料理的魅力,是翁国雄开店的初衷。
让新村村民也有机会领略日本料理的魅力,是翁国雄开店的初衷。

2012年1月营业至今,他从家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一步一脚印把梦想王国堆砌出来。在这个消费相对低很多的新村里,他做出来的日本料理不小心成了庶民美食,为了让食客倍感亲切,他还大胆耗了创业资金中不小的比例,建了一间高级流动厕所;打开门一看,俨然是具备日本水准的厕所啊,这样的悉心安排不仅换来好感,厕所后来还成了“天下为食”的生招牌。

极舒适的厕所常喧宾夺主,成了“天下为食”的活招牌。
极舒适的厕所常喧宾夺主,成了“天下为食”的活招牌。

精湛的厨艺丶醉人的气氛丶贴心的安排,让他的小店在口耳相传下成了瑶伦新村的奇迹。“每个人都有根,对家乡都有情怀,我在这里开车可以不必锁车门,为什么一定要到大城市去发展呢?你到吉隆坡找工作,身价是别人订的;你在家乡创业,身价是自己订的。我现在的梦想是希望有一天,全马各地的小地方都有我开的居酒屋。”那个晚上,我们在翁国雄身上看完一篇《深夜食堂》故事,即便他本人压根儿没听说过《深夜食堂》,“哪里有那么浪漫噢?”然後呵呵笑得阖不拢嘴,“不过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嘛!”说真的,那淡淡然的气势还真难不教人联想到《深夜食堂》里的老板呢。

朴实的瑶伦新村
朴实的瑶伦新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