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的城堡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November 4, 2016 malaysia_perak_ipoh_kellie_castle

低调的城堡

葡萄牙人在马六甲兴建的古城,当然不是全马唯一的古堡;邦咯岛的荷兰古堡丶由查理士布洛克(Charles Brooke)为妻子在古晋砂拉越河边建的玛格丽特堡(Fort Margherita)等等,都是殖民帝国在马来西亚的势力展现,而位於怡保市郊丶华都牙也(Batu Gajah)的凯利古堡(Kellie’s Castle),则是当年由苏格兰来到马来亚的威廉.凯利.史密斯(William Kellie Smith)用乡愁筑构起来的私邸,据说也是他送给未婚妻艾格娜斯(Agnes)一个浪漫的礼物。

这座具备苏格兰丶印度和摩尔建筑的风格丶1915年开始兴建的古堡,除了坐拥华都牙也的明媚风光,也是充满前瞻性的一座宏伟战前建筑;它是我国乃至於东南亚最早拥有升降梯的建筑,里面的空间还包括一个室内网球场丶一个顶楼的庭院。这里原该是凯利享乐之地,只可惜凯利.史密斯1926年在返回苏格兰,到葡萄牙里斯本的度假的途中染疾逝世,无法回到这个他心系的古堡来享受人生。

一座因为思乡而建立起来的古堡
一座因为思乡而建立起来的古堡

神秘成了现今凯利古堡的代名词,未完全竣工的古堡的地底结构有2层,最底层的地下室发现3条密道,其中一条可通往当年凯利.史密斯为了答谢协助建设古堡的印度工人而建的印度庙,印度庙如今还能见到凯利.史密斯的塑像,可见当时他受到了在园坵里工作的印度工人的爱戴;至於这些密道,传说都是马共当年匿藏之地。地下1楼则是收藏葡萄酒和洋酒的酒窑,可见当年凯利.史密斯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富豪。

威廉的骤逝,让凯利古堡成了一座承载遗憾的艺术作品。
威廉的骤逝,让凯利古堡成了一座承载遗憾的艺术作品。

古堡的地上结构拥有4层,2至4楼皆是房间,拱形门窗外观将阳光引进古堡内,让光影在这座古意盎然的城堡内上演了充满张力的戏码;一些墙壁上仍清晰可见塑像或浮雕,尽显凯利.史密斯当年的出众品味。尽管凯利古堡後来经历了世界大战,部分外观曾受损,但它的高贵气质仍来吸引了电影导演的青睐,这当中还包括好莱坞的电影《安娜与国王》(Anna and the King);虽然如此,我几次来到这里还是会懊恼这个外观和历史背景并不输给澳门大三巴牌坊的景点,怎么在游客的游览人次上却有着天渊之别。

充满传奇故事的凯利古堡,成了华都牙也的地标。
充满传奇故事的凯利古堡,成了华都牙也的地标。

 

光影在古堡内演绎出来的戏码。
光影在古堡内演绎出来的戏码。

因为看过太多类似的例子,不得不让我怀疑作为一个拥有比其他国家或地区更多旅游资源的国家,我们的旅游业是不是常常把力道用在不对的地方(或只重点用在某几个地方)呢?还是⋯⋯我会错意——我们一直都是一个低调的国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