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乐农场FOLO Farm——舌尖上的希望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February 25, 2017 Malaysia_Johor_Kempas_FOLO_organic_farm_microgreen

福乐农场FOLO Farm——舌尖上的希望

我们跟着Will的脚步走进福乐农场(FOLO Farm)的有机菜园里,身边还有几个从外地,包括新加坡来的访客。 Will比起我一年前在南马Kangkar Pulai的绿U市集(Green U Market)见到时更有农夫的气息;赤道阳光给他染上一身的黝黑肤色,跟他一样披着古铜肤色的还有FOLO团队的其他成员。他们是“城市农夫”——一个在马来西亚历史上不曾出现的身分,恰恰好也是这个充满食安危机的时代的副产物。

我第一次在绿U市集见到Will和Jason时,他们的小档口摆满各种泛着绿光的有机蔬菜,两个人跟我聊起为什么要跟几位死党创建Feed Our Loved Ones (FOLO的全名)的初衷——以6个家庭为一个单位的社群,建立一个友善的环境,给心爱的人提供健康、安全的食材。这群拥有工程师、医生、银行家等专业背景的城市人,脱掉烫得笔挺的衬衫,换上轻便、自然色系的T恤,每个周末在Kempas的福乐农场里给城市人作导览;而Will自己则全情投入,平常的日子忙着做堆肥,每天还得到新山的万丽酒店(Renaissance Hotel)和一些小型的餐厅去收集近3吨的厨余,天天7个小时的劳作,全年无休。

Malaysia_Johor_Kempas_FOLO_organic_farm-(2)
访客在参观菜园的同时,可以更了解食材,也能体验现场摘食新鲜蔬菜的乐趣。

这些不同食物产生的厨余,在堆肥过程中能分解不同的有害物质,最终也给土地带来相对多元的养料,“大自然不会’挑食’,你只要给它自己做工3个月,我们就能得到好的肥料。”原来是土木工程师的Will在导览的过程中套用许多科学例证和数字解说,“我们从大自然得到这么多礼物,难道不应该回馈给大自然。”感恩,却让这个理性的头脑散发更耀眼的光芒。

Malaysia_Johor_Kempas_FOLO_organic_farm-(5)
农场内种了无数有机蔬菜、香草。

FOLO灵魂人物、指导有机农耕的Ah Lek师傅也随行导览,他领着大家边走边摘下新鲜蔬菜吃,芝麻菜(Rocket)才放进口里香气就扑鼻而来;酸模(Sauerampfer Sorrel)爽脆的口感和类似果酸的味道,令人留下难忘的味觉记忆⋯⋯走在阡陌之间,感官和脑袋不停汲取养料,成就一趟难能可贵的五感教育之旅。

Malaysia_Johor_Kempas_FOLO_organic_farm_microgreen_garden
Ah Lek师傅给大家讲解食用蔬菜苗(microgreens)的营养

Will和伙伴把国际微生物学权威Rob Knight说过的话奉成圭臬:“我不知道的,远比我知道的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让你的孩子在农场里长大,让他们多接触宠物,让他们在多元的环境,包括多元的微生物环境里长大,他们一定可以活得更加健康、快乐。”如今,福乐农场也是6个家庭的交流场域,孩子在农场内快乐玩耍、学习;“我们没有要放弃城市生活,我们只是要确保我们吃下的食物是安全的,而且孩子可以在健康的环境长大。”

Malaysia_Johor_Kempas_FOLO_organic_farm-(1)
福乐农场除了是开放供人参观的农场,也是6个家庭聚会的场所

FOLO团队早已是我国小有名气的社会企业,他们在TEDx Sungai Segget提出的友善农业社群大未来让我深受感动,亲自参访了福乐农场之后,更是对这个由6个家庭组成的社区农场深深折服;FOLO团队除了自给自足,如今生产出来的有机蔬菜每周还能供应给60个家庭食用。 “我们希望这个模式可以复制在南马,甚至全国各地。” 我在Will和FOLO团队成员身上,看见大爱和感恩的力量实实在在改变了生活品质,如果这片国土上有更多的家庭组成类似的自给自足社群,说不定这股来自民间的软势力还能把我们带到更美好的未来。

这个新年你如果已经吃下大量的垃圾食物或有害食物,或许应该找个机会去参观福乐农场,给自己和家人上一堂意义重大的食材课。

FOLO生产的各种有机蔬菜
FOLO生产的各种有机蔬菜

福乐农场 FOLO Farm
地址:Lot 3583, Jalan Bukit Kempas 4/4, 81200 Skudai, Johor.
开放时间:11am-3pm(周六)
网上报名:www.folofarms.com/book-onlin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