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鸟之外,幸好有山都望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December 6, 2016 malaysia_sarawak_damai_beach

犀鸟之外,幸好有山都望

台湾的生态摄影大师徐仁修曾经跟我说过,“犀鸟之乡”已经很难再见到犀鸟;我当下只想到自己的故乡“蝙蝠城”——居銮,如今也找不着蝙蝠,实在不知道该心疼?还是该释怀好。徐老师是个宅心仁厚的智者,每每跟他见面,我都觉得自己正在做的事实在微不足道;只会游山玩水,这里破坏,便往他处另觅乐园——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态到底是消极?还是积极?

malaysia_sarawak_mount_santubong
山都望的地标──山都望山

说回“犀鸟之乡”,我曾趁淡季时去了一回古晋,还真是看到好大一只“犀鸟”,立於古晋外围约45分钟车程外的达迈(Damai)海滩。这个几乎可以说古晋人度假优先选择的景点,在雨季期间仍然可以见到不少游客;附近的砂拉越文化村(Sarawak Cultural Village),即便入门票价格不菲,在旅游局的大力宣传下,仍然是国内外游客蜂拥而至的热门景点。如果你在东马各地走动过,你大概知道婆罗州有不少类似以原住民文化为号召的文化村,一般游客大都抱着如同到古晋非要到猫博物馆的心情去游览;我这个人却常犯贱,爱跟一般游客背道而驰,要不是挑淡季去旅行,便是专选少人探索之地去发掘。

malaysia_sarawak_damai_beach-2
淡季的达迈海边,跟旺季时比较起来,多了一份难得的恬静气氛。
malaysia_sarawak_cultural_village_damai
相较之下,即便是雨季,砂拉越文化村仍然不缺游客。

於是,我便去了相对朴素丶隔邻的甘榜山都望(Kg. Santubong)去找乐子。乡村不见游客,唯一多人的地方是草场,年轻人在雨中追着足球在跑,嬉闹声在淅沥的雨声合鸣中谱成一段完美的协奏曲。这里的海滩呈现一片荒凉氛围,几棵枯树倒在海滩上成了巨大的艺术品;远处的红树林在湿地上站岗似的,像极了法国印象派画家雷诺瓦丶莫内等的画作里会出现的景象。我无意中还在乡村里找到了一家隐藏在偏僻小路上的度假屋,刻意低调的外表下,原来有个艺术灵魂;推开木门后,迎来的惊喜除了感动,再也无法用其他文字来形容。没有一定的坚持与修为,实在很难在这片乏人问津的土地上种下这颗梦想的种子,身在其中,很难想像自己站在祖国大地上;这里倡导的赤足美学,用一种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传统方式去认识土地丶亲近土地,入住当天只有我和伴侣,包场的惊喜让我们几乎是笑着入梦的。

malaysia_sarawak_santubong_village_house
藏在山都望,艺术品般的度假屋。

我后来翻看资料,才知道山都望曾经是郑和下西洋到过的福地,也是古代海上丝路必经之地;一代名镇的没落,不小心为她创造出另一种孤芳之美,看来也不算是一种遗憾——至少,我记住了山都望,却未必记得了犀鸟的模样。

malaysia_sarawak_santubong_beach
位於山都望的其中一处海边,只见几棵枯树,完全不见游客踪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