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意义深远的志工旅游课程(下)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December 28, 2016 malaysia_sandakan_bornean_sun_bear_conservation_centre_borneo-11

一堂意义深远的志工旅游课程(下)

我离开婆罗洲马来熊保育中心(简称BSBCC)后不久,已经满额收留马来熊的中心又添了新丁——Noah,6个月大,在拿巴湾(Nabawan)一处果园被单独发现,当时村民还以为它是一只狗。不久前跟照养员郑泰霖问好,才知道最近又来了一只——Nano,2岁,从万劳(Kota Marudu)被好心人士救出送到BSBCC;体重只有9.7公斤,比13.5公斤重的Noah还要轻,走路时四肢不稳⋯⋯

我总是在国内旅游的路上遇到一个又一个令人敬佩不已的国人,他们做的事在外人眼里也许微不足道,对于受惠的人或其他物种而言却可能是恩人。黄修德除了创办BSBCC,也组识、带领了一支强大的马来熊照养团队;初识郑泰霖(28岁)、邹玲美(28岁)、冼欣桦(23岁)等近十位照养员时,对这群都是二十来岁、年轻、充满爱心的照养员印象深刻,从他们身上看见这个国家未来的希望。

malaysia_sandakan_bornean_sun_bear_conservation_centre_borneo-staff
照养马来熊的天使:(左起)郑泰霖、邹玲美、冼欣桦

郑泰霖在BSBCC待了4年,如今已是其中一个项目的负责人,我跟着他学习照顾熊的那2天里,他谈及由动物系毕业后想要加入动物保育团队初期工作难寻、待遇偏低(因为都是非政府组织、非营利组织在推动),再如何调整心态,最后一步步把照养马来熊当己任的过程。 “我在上一份海龟保育的工作结束后失业了半年,想要赚快钱去做了房地产,后来发现住在城市里很有压力,都是钢骨水泥,没什么树木;我更怀念那些跟动物相处的日子,你对动物好,它至少知道。”说完,呵呵笑出声来。

个别马来熊的药物和保健品的用量
个别马来熊的药物和保健品的用量
马来熊除了吃水果,也吃玉米和番薯等。
马来熊除了吃水果,也吃玉米和番薯等。

照养员的任务之一是帮助马来熊重拾生存技能,最终引导它们回到森林的家;其中,“Walk the bear”是重要的过程。一位照养员会跟一只幼熊配对到森林里散步,途中要进行的活动包括跟幼熊玩乐,“这些小熊都是孤儿,必须由零开始教起,我们要把自己当成熊妈妈,连玩耍时推小熊的力度也要跟熊妈妈一样,训练它的肌肉;”泰霖说教小熊爬树也一样,“照养员要先示范,或在树上涂上蜂蜜,鼓励它爬树,训练它如何用爪;我们带小熊最久的一次是39天后它才爬上树,结果上去了却下不来,最后只能用滑的才能回到地面。”说的时候就像在说自己骨肉成长历程的趣事,眼神中尽是慈爱。在野外,幼熊一般会跟熊妈妈一起生活到2岁左右,靠着妈妈的教养和母爱的滋润学习、成长,然后才能独立生活;在中心里,幼熊透过“Walk the bear”从一开始的贴身跟随,到后来间中会另觅他处玩乐一段时间再回来,就是一条通往独立的旅程。

马来熊耙地是为了找寻蚯蚓等无脊椎动物作为食物
马来熊耙地是为了找寻蚯蚓等无脊椎动物作为食物

那些再也不能回到森林,甚至不敢踏出熊舍的成熊则是照养团队一辈子的责任;在我眼中,泰霖和这些年轻二十几岁的生力军真的就跟妈妈一样——既要照顾熊的起居饮食,又要训练熊的生存技能;要陪熊玩;要在熊生病时为它们准备药物;要为它们清理熊舍;甚至要在熊闹脾气时安抚它们⋯⋯

将药物或保健品掺入粥内让马来熊进食
将药物或保健品掺入粥内让马来熊进食

BSBCC成立至今只成功野放过2只熊,2次都让黄修德、郑泰霖等一众照养员哭红双眼,像极把刚成年的孩子送去闯荡江湖,担心与不舍交织的复杂心情。这群把马来熊当成孩子在照顾的无名英雄,以及同时存在于世界各地针对保育动物的猎杀、贩售、圈养、虐待、马戏团表演、骑行等旅游活动,是一场跟时间的竞跑。记录片《Racing Extinction》里有这么一幕,保育组织在美国各地的摩天楼外投射曾经在地球上出现的物种,数目由几万只、几千只到最后变成“0”;这跟泰霖笃定、激动说过的一番话,“我希望我离开马来熊保育工作的那一天,就是再也不用保育马来熊,所有的马来熊都可以回到森林的那一天。”同样教我印象深刻却又百感交集。

人类是万物之灵,也是万物之恶,我们更愿意当罪人?还是恩人?

比起人猿、海龟等“保育动物明星”,马来熊更需要大众及企业捐助。
比起人猿、海龟等“保育动物明星”,马来熊更需要大众及企业捐助。

Tagged on:

2 thoughts on “一堂意义深远的志工旅游课程(下)

  1. 很敬佩这些为了动物跟大自然付出的人。接下来是本人小小的心情。
    最近去了一间国内的动物园,看见被圈养的棕熊既然有种要让我哭出来的感觉。
    它们站立起来,不断向站在上面的人类渴求食物(面包,饲养员卖的饲料),它们的眼神我到现在还牢牢记住。
    它们的那种眼神是完全失去动物尊严的眼神,当下见到让我很痛心。
    也对自己说,能的话尽量也不去动物园了。
    也很想对这些为动物付出他们所有的人说声谢谢,我也要向他们看齐虽然暂时不能像他们那样付出100%但希望在我接下来的人生要做的事清单里其中一项是“保育动物”。也谢谢My Road Planner让我们知道原来还有那么一群人默默付出。谢谢大家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