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林树屋 回归自然 | My Road Planner 大马路
October 9, 2016 malaysia-johor-kulai-rainforest-treehouse-1

雨林树屋 回归自然

森林里的蝉叫声果然是催眠曲,我躺在树屋内的床垫上,四周被浓密的黑暗包围,睡意瞬间涌来。半夜被尿意逼醒,爬下楼梯到厕所解决,虫鸣声还是睡前的响亮,远方似乎有只站岗的猫头鹰在夜空下低吟,也不知道是幸运或不幸运,没机会跟夜里偶尔会出没的山猪碰头。第二天早上锁林的薄雾才刚散去,四周围的绿意都渗着水气,带着一种初生的气息;我在邻近的6间树屋周围闲逛,想像这些以不破坏自然生态丶依树而建的树屋如何一间一间被阿耀和原住民竖立起来。

仔细端祥不难发现用Atap Bertam编制出来的屋顶,手工极好;那些用竹子丶树枝绑制出来的地板丶墙壁和阶梯也非常牢固。树屋主人阿耀说,这是吉兰丹超过40岁的Temiar族技师才有的技能;“现代化,让许多优良的传统手工艺技能在慢慢消逝。”消逝的恐怕不只是手工艺,要不然这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不会从钢骨水泥丛林逃回森林里去寻找另一种生活方式。

由竹子丶树枝丶Atap Bertam制造出来的树屋
由竹子丶树枝丶Atap Bertam制造出来的树屋

阿耀的雨林树屋(Rainforest Tree House)座落在柔佛古来的埔莱山(Gunung Pulai),共设有大小不一的6间树屋和1间活动中心,每间都有水电供应,也有完整的排污系统;每一间树屋也都附设厕所丶浴室,引山水取用。房内备有床垫丶被单丶蚊帐和简单的茶壼丶茶杯,当然也有插座,但电视丶音响丶无线网络,包括电话讯号等现代人的必须品和便利统统没有。抵步山脚入口处,阿耀告知房号之後,还得花十几分钟丶走三百多级阶梯的山路才能到达藏在森林里的树屋;倘若平常运动量不高,这肯定是一段磨人心志的路途——正好!挥着大汗,低头看着脚下的阶梯,人类才能学习谦卑,张开的毛细孔让我们重新去接受大自然的给予,来自体内的呼吸声丶心跳声和着大自然鸟兽虫的乐音,让我们重新去感受人和大自然和谐共处的美妙体验。

树屋的简单内设
树屋的简单内设
 拥有几十年技艺的原住民师傅,才能编制出树屋牢固的屋顶。
拥有几十年技艺的原住民师傅,才能编制出树屋牢固的屋顶。

傍晚,阿耀在活动中心里用柴烧了一锅加了新鲜野菜的素菜汤给我们当晚餐,阿耀跟我提及他建树屋的初衷和过程,期间还提到他的另一位生态导游朋友阿Lam(蓝瑞祥)——那是我在麻坡遇到另一个热爱大自然丶为自己的母校中化中学绘制绿色地图的小伙子;两个都是在求学时期受学长影响,常到山林里去探险而爱上大自然,长大以後兜兜转转彷佛受到大自然感召,身体力行投入到大自然教室里,给我们的下一代作机会教育——在赶路的社会里,这种近乎扎马步的功夫总是叫好不叫座。

土窑除了用来烘烤食物,也有保持树屋架构干爽和驱虫作用。
土窑除了用来烘烤食物,也有保持树屋架构干爽和驱虫作用。

第二天一早一批华德福教育的师长跟几位孩子,在阿耀的指导下学习如何认出身边的野菜丶草药,孩子嘴里咀嚼新鲜的薄荷叶,手里抓起泥土中翻爬的肥蚯蚓,呵呵笑得合不拢嘴。他一边赤着脚教孩子在田中作乐,一边跟大人说:“我们在这里撒苗,看什麽苗长得好就留下什麽,可以经得起大自然挑战的植物长得越好;我们不去决定什麽植物该留下,让大自然自己决定。”他口里的自然农耕既比有机农耕更“前卫”也更“传统”,他口里不断重复的“让大自然自己做工”铿锵凿印在我的脑袋里。说来惭愧,我原先还扮专家跟他聊天时提了不少建议,到後来才发现他根本不是在“经营”树屋,而是在经营一种永续的生活方式丶生活态度;他用最爱护土地的方式,回馈给大自然给予他的生命洗礼。

阿耀正在教孩子和师长们堆肥
阿耀正在教孩子和师长们堆肥
孩子在田地里玩得不亦乐乎
孩子在田地里玩得不亦乐乎
孩子跟她手中的蚯蚓说话,谢谢它帮忙大地工作。
孩子跟她手中的蚯蚓说话,谢谢它帮忙大地工作。

Tagged on:

2 thoughts on “雨林树屋 回归自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